当前位置: 高景网 > > 上任35天就辞职,妻女骗学历,父兄敛财,看总统“男闺蜜”如何

上任35天就辞职,妻女骗学历,父兄敛财,看总统“男闺蜜”如何

发布时间:2019-10-25 18:28:17 人气:1187

《崔顺石的男版》的离开能结束文在寅的僵局吗?

|作者:咖喱

上任仅35天后,韩国司法部长曹国正式辞职,成为韩国历史上最“短命”的官员。

两个月前,文在寅通过了提名,让原本默默无闻的曹国成为了靶心。

然后,他与总统的“亲密私人关系”、他的家庭“非法进入名牌学校”、“伪造文件”和“巨额资产来源不明”的丑闻相继出现。韩国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浪潮,文在寅的支持率直线下降,曹国甚至被称为“崔顺石的男版”。

作为最后的手段,曹国最终让步离开,要么是为了“丢了车,留下总司令”,要么只是为了停止打扰他的“最好的朋友”总统。

然而,在引起韩国轩然大波的“曹国事件”背后,它可能不像一部全国性的反腐戏剧那么简单。

“男性最好的朋友”诞生了

54岁的曹国和66岁的文在寅在早期经历中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来自法律界,曾当过兵,与前总统卢武铉有着良好的个人关系,并分享改革理念。

然而,与文在寅的贫困背景相比,曹相对富裕的家庭为他的成功增添了分量。曹国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他是他家的长子。他年轻的时候被认为是个学生恶霸。

1982年,17岁的曹国被首尔大学法学院录取,后来获得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法学硕士学位。26岁时,他进入玉山大学,成为该校最年轻的讲师,前途光明。他高大挺拔的身材和英俊的外表,使他的生活看起来像资本的完美。

然而,除了他的专业,曹国对政治的浓厚兴趣为他平静的生活增添了危险的注脚。

在担任讲师两年后,他因涉嫌参与“SSU社会主义工人联盟”事件而违反《国家安全法》,被国家安全部(前称韩国国家研究所)拘留了将近半年。这一事件仍有争议。保守党认为它是反国家的,进步政府认为它是一种民主化的尝试。

曹国一直认为他是一个“批判进步的学者”。这个想法与文在寅的想法不谋而合,让他顺利进入文在寅早期的智囊团。在2012年和2017年的选举中,他加入了月亮在营地,并帮助提供建议。

2017年5月11日,在文在寅上任的第二天,曹国被任命为内阁民政事务首席秘书。2018年12月31日,曹国应文在寅的要求,出席了一次高级别议会指导委员会会议。

一位没有政治背景的大学教授出现在这个职位上也给韩国社会带来了巨大的惊喜。

更令人惊讶的是,今年8月9日,文在寅提名他为司法部长。当时,青瓦台说,曹国在担任民政局局长时,对权力机构的改革有着坚定的信念。他执行力很强,成功地扮演了计划协调员的角色。他相信自己能够完成司法改革的任务,建立公平公正的法律秩序。

可以看出,曹国在文宰心目中占有很高的地位。否则,他就不会冒着遭到世界反对的风险,试图安排曹国担任司法部长。

曹国和文在仁(右)

丑闻不断的“伪君子”

然而,曹国的生活因他的提名而“雪崩”崩溃。

正如朴槿惠的密友崔顺石所遭遇的那样,曹国的女儿曹敏成为一系列丑闻中第一个被推翻的多米诺骨牌,因为她涉嫌非法进入一所著名学校。

在釜山大学学习期间,曹敏两次考试都没及格,也没有留级。然而,他仍然获得了1200万韩元(约合72000元人民币)的奖学金。尽管学校回应说“这是一项外部奖学金,与学校的成绩无关”,但它仍然让人们想起了她与政治和学术背景的家庭关系。

曹国和他的女儿曹敏(右)

随后,日本东洋大学教授、曹国的妻子郑京新被“拖入水中”,并被韩国检察官指控“伪造文件”。她被怀疑伪造东洋大学校长为她女儿签发的证书,这在曹敏被釜山大学医学院录取的过程中起到了很大作用。

最近,韩国警方将郑京新带上法庭受审,创下了8小时不间断审讯的记录。

下一个“秋天”是曹国的父亲。据报道,他非法经营学校基金会,并参与金融投资。与他家庭收入不相称的大量资金被纳入他亲属控制的私人基金。大量财产来源不明。

曹国的弟弟也没有幸免,他被指控在招聘教师的过程中接受了两个求职者的父母每人1亿韩元(约合598.5万元人民币)。

甚至曹国本人在担任法学教授期间也暴露在“自我剽窃”的嫌疑之下。

一系列丑闻爆发后,公众舆论认为曹国太虚伪了,专门为他创造了一个词。

9月底,韩国检察官搜查了曹国在首尔的私人住宅,并拿走了电脑硬盘和文件等证据。

关于他的家人仍在接受调查的事实,曹国说,事实上每天都很痛苦,正是他推动改革的决心和勇气使他坚持下去。

《青瓦台的诅咒》

丑闻缠身的官员文在寅多次支持他,甚至让他成为司法部长,大力推进司法制度改革,这直接伤害了韩国社会保守派的敏感神经。

9月12日,两名韩国女议员来到国会大厦前理发,要求文在寅辞退曹国,此举成功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力。自由党主席京·安万焕立即抓住了这个机会,当朴槿惠被送进医院接受手术时,他也选择了在青瓦台前削减自己的野心。

韩国女议员削减了她们的野心。

接连不断的理发事件直接挑战了政府和执政党的文在寅。

但另一方面,也有许多公民团体支持文在寅的决定。他们认为这是韩国检察机构改革的第一步。9月28日,他们组织了数百万人支持曹国上台,指责媒体和检察官试图凌驾于法律之上。

这样,韩国人民逐渐分成两个尖锐对立的派别,“亲曹”和“反曹”团体几乎每周都举行大规模示威。

10月9日,韩国法定假日“韩文节”,首尔市区再次爆发大规模集会。人民的要求直接升级为政治目的更强、针对性更强、攻击力更强的要求:现任总统文在寅下台,被囚禁的前总统朴槿惠获释。

三天后,曹国的支持者在首尔首尔首尔大检察官办公室总部前举行了烛光示威。

两个阵营之间的对立越来越强。

与此同时,文在寅的支持率一次又一次下降。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文在寅对政府的支持率较上周下降1.9个百分点,至42.5%,为其任期内的最低水平。

最终,在选民、曹国和检察官的改革之间,执政的文在寅终于做出了艰难的选择——10月14日下午,曹国发表了韩国社会已经等待了一个月的辞职声明。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曹国事件”能够真正结束,也不像私人使用权力和打击事件背后的腐败和腐败那样简单。

研究韩国政治的专家表示,司法部长曹国的任命成为韩国政治和国家分裂的焦点,主要是因为他是文在寅的“密友”,也是下届总统选举的热门候选人之一。然而,他本人和他的一些亲属涉嫌非法活动至今尚未澄清,这导致反对派保守势力抓住了“小辫子”,引起了朝鲜人民的不满。

这一事件的不断扩大及其最终蔓延到文在寅,实际上是韩国政党“白热化”斗争的必然结果。

反对党打算利用“曹国事件”镇压文在寅及其政府和执政党。他们甚至高呼“文在寅下台,释放朴槿惠”。政治压力和煽动公众情绪受到同等重视,选举的第一枪打响了。

朴槿惠最好朋友的政治干预事件仍在眼前。文在寅现在正步其后尘。这是“青瓦台”的诅咒吗?

版权所有 stenblog.com高景网 Copy Right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