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高景网 > 时事> 最高检首次发布行政检察指导案例

最高检首次发布行政检察指导案例

发布时间:2019-10-23 13:02:19 人气:1236

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通报了行政检察工作,发布了第15批指导性案例和6个典型案例。这是最高人民检察院自2018年推进内部机构改革以来首次发布行政检察工作指导性案例。

行政检察监督不是一个新词。1949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审判组织条例》通过立法确认了行政检察工作,包括以前版本的《行政诉讼法》,其中也规定“检察机关对行政诉讼活动实行法律监督”。但是,由于检察机关长期关注刑事指控(包括移送前的反腐败),检察工作的民事行政部分被削弱,成为事实上的短板,而行政检察监督由于其“监督法院行政审判和执行活动,促进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特殊作用,成为“短板中的短板”。

2018年底,最高检察官办公室的内部结构进行了改革,将民事和行政职能分开,新成立的第七检察官办公室专门负责行政起诉。这是最高人民检察院首次发布行政检察工作典型案例。这是行政检察监督的庄严表现。“真正的行政检察工作应该通过一个接一个的办案来完成”。最高人民检察院典型案例对具体检察实践的示范和促进作用值得期待。

“尽忠职守”的魅力不仅在于机构和职位的特殊性,还在于履行职责的专业性和专注性。在行政检察监督专门机构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各种数据令人惊叹。2019年1月至8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行政诉讼监督案件1.5万余件,同比增长70%。接受司法人员监督的违法行为700多起,同比增长60%。受理监督实施活动案件6900多起,同比增长148%。提出检察建议5400多条,同比增长206%。行政检察各业务受理的案件数量和提出的监督意见数量不仅呈上升趋势,而且呈惊人增长。行政检察监督领域各种数据的“成果”可归因于专门的统计数据。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自专门机构负责检察制度以来,检察系统的行政检察监督得到了加强。

从权力制约的逻辑出发,行政检察监督相当于在“以权利制约权力”的“民事申诉官”制度设计中增加了一层“权力制约”的权重,使人们在通过法律途径寻求权利救济后能够有更多的申诉表达机制。

在“民事上诉官”的日常实践中,除了上诉之外,检察过程中还可能出现上诉和抗议。正如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张学桥所说,社会上仍然存在“人们不相信行政诉讼能够解决问题和纠纷,走不相信法律的信访之路”。在一定程度上,行政诉讼的尴尬局面也存在于行政检察监督中,甚至更为严重。

“民事上诉官员”没有取得成功,但仍然“宁愿向上级机关上诉,也不愿依靠行政抗议来解决问题”。必须正视行政检察监督的实际情况。客观地说,公众对行政检察监督、行政诉讼乃至整个诉讼方式的感知和体验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来自日常的案件经历(或信息)。随着新一轮司法改革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通过诉讼渠道解决纠纷和寻求权利救济,包括“民事上诉官”案件数量的增加,这也表明公众对法律的信任需要经历一个过程,这与司法机关的努力密切相关。“群众对法治要求的困难、痛苦和阻碍表明,检察机关在行政诉讼中的监督职能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章学桥的话可以说是真诚的。

让公众选择相信宏观法律制度和微观行政检察监督机制都注定要经历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这是国家建设法治必须走的道路。重要的是迈出第一步,坚定不移地坚持下去。

“要开展真正的行政检察工作,必须处理好一个又一个真正的案件”。我们必须在每一个行政检察监督案件中坚持专业独立的立场,勇于监督法院和行政机关。在典型案例中,检察机关向法院提出的“执行程序因片面追求高结案率而终止”的检察建议,以及由此引发的法律与检察互动和检察机关后续监督过程,不仅对检察实践具有重大的示范意义,也向公众展示了行政检察监督“短板”在有效解决执行问题和解决社会纠纷方面所做的努力。

快乐赛车pk10

版权所有 stenblog.com高景网 Copy Right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