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不必要羁押”成为一种司法共识

时间:2019-08-17 10:19:22 作者:杨营塘坦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此前,最高检制定下发《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提出要完善审查逮捕工作机制,完善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减少不必要的羁押。而在现实层面,从2018年4月起,最高检在全国检察机关开展了“监督维护在押人员合法权益专项活动”,截至去年11月底,全国检察机关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立案55858件(其中依职权审查35564件,占63.7%);提出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建议49956件;建议被采纳44713件,采纳率占89.5%。

据中新网报道,23日,最高检新闻办组织高检网、正义网,并联合12家重点新闻网站重磅推出“新时代四大检察”网络访谈。访谈中,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第五检察厅厅长王守安表示,要加大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力度,最大限度减少不必要羁押,坚决纠防超期羁押。

检察机关近9成“不必要羁押”建议被采纳,意味着会有一个数目庞大的在押人员由此获益。相应地,这一举动也必然会在社会上产生共振效应,影响并改变着更多人群的司法观感,符合这个社会的公共利益。

作为一项法定权力,羁押必要性审查应该是常态化行为,而绝非一项整治活动。如何唤醒沉睡的制度,激发制度活力,并作用于司法实践,是下一步检察工作改革的目标,也是司法改革的目标。唯其从每一个细节入手,全链条发力纠偏,全方位夯实责任,才能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今年1月24日,备受社会关注的河北84岁老太李淑贤被批准假释出狱,回到家中与家人团聚。尽管此案系石家庄中院做出的决定,但无疑也是对不必要羁押的纠正,不仅符合宽严相济的法治精神,也符合人道主义原则的基本要求。

当然,从另一方面看,近9成“不必要羁押”被纠正,也再一次表明,在当下的司法实践中,一些司法机关更倾向于机械羁押。只讲法条,罔顾实情;只考虑办案的方便,无视民众的合法权益;只强调羁押的必要性,不考虑不必要的要件。这也导致了很多在押人员个体权益的缺损。尽管并未涉及公平正义的层面,但至少从人道的层面看,是有缺陷的。

更不要说,在为数众多的羁押人员中,并不乏超期羁押,甚至是冤假错案的受害者。此前浙江张氏叔侄奸杀案、海南黄家光杀人案等冤假错案获得纠正,充分表明刑事执行检察部门已经成为公民伸张正义的重要管道。

为进一步推进医疗资源下沉,加强基层医疗服务能力建设,草案增加规定,国家加强以县级医院为中心、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为基础的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网络和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主体的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网络的建设。执业医师晋升为副高级技术职称的,应当有累计一年以上在县级以下医疗卫生机构提供医疗卫生服务的经历。

11月18日,针对易到的声明,吕艺发文回应称,视频是应巩振兵要求拍摄的,并要求发到公司高管群里(30人~40人),并称从“逼跪”视频上看,巩振兵有语音、有动作,否认“构陷”和“鸿门宴”,称保留报警和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的权利。

与去年同期相比,该集团融资规模减小约90亿元。“我现在是咬牙硬撑。”他说,如今企业资金高度紧张。“只要出现一天的逾期,所有合作银行都能找上门。”

江苏在“互联网 医疗”方面做了很多的实践,比如用江苏省人民医院的一个APP,病人只要动动手指,就能通过网络看病。我们的《黄金时间》主持人金思辰,就在节目现场与医生进行了连线,真的很方便哦!

根据最高检相关负责人的解读,此次羁押必要性审查的范围,主要针对患有严重疾病、正在怀孕哺乳的妇女、未成年人、在校学生及家庭唯一抚养承担者和已赔偿支付、达成和解、取得谅解的犯罪嫌疑人。客观而言,这部分人群也是最容易获得社会谅解的人群,对他们释放的司法善意,也必将汇聚为司法信心。

视频加载中...

事实上,完善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减少不必要的羁押,与完善审查逮捕工作机制有着密切的关联。此次最高检《改革规划》亦明确要求,全面科学把握逮捕条件,完善逮捕必要性审查机制,依法保障犯罪嫌疑人合法权益。这也是一种源头治理的思路。

现场,邓婷玉身着传统川剧服饰,一转身,孙悟空、戏剧花旦、红脸、熊猫等四张脸谱接连闪变,精彩的表演赢得现场观众热烈的掌声。

习近平主席日前在法国《费加罗报》发表的署名文章中提到,此次对法国进行的访问“带着对法国人民的特殊情谊而来”,这让贝石涛深有感触。“法中友好关系历史悠久,高层交往为巩固传统友谊、推动世代友好发挥着重要引领和推动作用。”贝石涛对记者回忆道,2014年3月26日,他在戴高乐基金会第一次见到习近平主席,深切感受到习近平主席对法中两国传统友谊的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