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创作拼的是境界

时间:2019-07-11 19:39:40 作者:杨营塘坦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1984年,中国戏曲迎来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繁荣期,出现很多优秀作品。当时,安庆市就有三个黄梅戏剧团。我主演的黄梅戏电视剧《郑小娇》播出,深得观众喜爱,我也因为电视这个新型媒介一夜之间成为大众熟知的明星。黄梅戏电视剧热映,舞台上的黄梅戏更多人观看,形成双轮驱动的大好势头。这个繁荣一直持续到上世纪90年代初。在舞台历练愈加丰富的同时,我主演的黄梅戏电视剧《天仙配》《女驸马》《桃花扇》《孟丽君》等一部接一部亮相,让全国无数观众因为电视剧而结缘黄梅戏。

原鞍钢无缝钢管厂厂长杨仿人至今仍记忆犹新:1953年10月27日下午两点半,通红的钢坯从1200摄氏度高温的加热炉里吐出来,穿孔机里吐出火红的钢管头。新中国第一根无缝钢管诞生了!工人们欣喜若狂,打算给毛主席献上一份礼物。他们切下一段20厘米的钢管,派专人送到北京。1953年12月26日,毛主席60岁生日那一天,收到了这份特殊的礼物。1954年,《人民日报》刊登了靳尚谊和傅植桂创作的油画《把第一根无缝钢管献给毛主席》。油画主人公是钳工邵明祥,他在钢管上刻下一行字:“献给敬爱的毛主席”。

在《徽州女人》演出几百场之后,我深深地理解巴尔扎克那句话“不能把握当下生活的作家不是好作家”,我认为戏剧艺术同样如此。于是我们创作了贴近现代生活的黄梅戏新作《公司》,以公司为切入点来解剖当代社会,弘扬诚信。

韩再芬,1968年出生于安徽省潜山市,现任安庆再芬黄梅艺术剧院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省戏剧家协会主席,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黄梅戏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先后主演《女驸马》《徽州女人》《公司》《美人蕉》《徽州往事》等30余部舞台剧。两次获中国戏剧“梅花奖”,获“文华表演奖”和“白玉兰戏剧奖”以及全国“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等。

(蒲波采访整理)

《人民日报》(2019年02月01日20版)

黄梅戏和昆曲、京剧相比非常年轻,它灵动、百变,可以大胆吸收各门艺术的优长,有更多可能性让我们去探索、创造

生态文明不是空洞的口号。2017年甘肃修订《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修改与上位法不一致的内容;积极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建立起生态环境资源审计制度;同时成立生态环境保护巡回法庭。

改革开放让黄梅戏迎来又一个春天,我正是在那个大好时期进入黄梅戏行业。40年里,黄梅戏从繁荣到冷清,再到今天的欣欣向荣。在黄梅戏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也曾困惑过,然而,青少年时期安庆黄梅戏剧团学习生活的那段岁月,剧团美好真诚的文化带给我的心灵滋养,让我一直坚信,只要有一批人能够坚守,深耕细作,黄梅戏会更加光大。

我们除重温经典剧目外,还盘活、创作折子戏、小戏近50出。“一戏一品格,一戏一样式”的艺术理念,让《徽州女人》《公司》《徽州往事》《寂寞汉卿》《靠善升官》等大型新戏也收获好评。如果要归纳总结剧院发展秘诀,我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剧院必须走在时代里,不能落后于时代。艺术可以有不同层次,价值观正确、能够温暖人心是基本要求,说到底,艺术是境界的较量。

戏曲是一门活态传承的艺术,一代人演绎有一代人的呈现。黄梅戏和昆曲、京剧相比,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剧种,它的发展还没有形成如昆曲、京剧那样复杂严格的程式,可以说它是一个非常灵动的剧种,可以大胆吸收各门艺术优长,有更多可能性让我们去探索、创造。新时期黄梅戏的发展要把传统传承好、把新的艺术形式“嫁接”好。希望更多热爱黄梅戏的艺术家来这片土地上共同开垦,丰富黄梅戏,一起寻找当代观众能认同的表达方式,让黄梅戏更好地活在当下、书写当下。

伊恩·弗雷泽出生于苏格兰的一个医学家庭。父亲是医生和病理学家,也是世界上最早在病理学实验室和肾透析室使用计算机的病理学家之一。他的母亲是一位科学家,主要研究糖尿病对人体神经产生的影响。这种充满探索和创新精神的家庭氛围使弗雷泽从小就对宇宙与人类的关系充满好奇心。

1999年《徽州女人》亮相时,正值中国戏曲气候回暖。各个剧种相继有新的尝试、新的作品,戏曲人在一点点重拾信心。在我心目中,艺术创新刻不容缓,我提出“戏曲也时尚”,下定决心要让剧目创新、样式创新,变戏曲被动迎合观众为主动创新吸引观众。《徽州女人》讲述一位徽州女人在等待中度过一生的故事,表现旧时代徽州妇女的人生与心理历程。它的创新特点是以黄梅戏传统唱腔为主,同时慎重借鉴音乐剧、歌剧、话剧、舞剧等各类艺术的表现手法,使观众受到巨大冲击,不仅感觉到传统的亲切,同时又获得新鲜创造的满足。

2018年12月28日晚,刘德华香港演唱会开至中途,因喉咙健康原因宣布结束,并取消了随后的七场。但之后繁琐的退票问题也引起了部分人的不满。2019年2月1日,刘德华在官方网站回应了关于演唱会的退票问题,表示自己没有想到退票事宜如此繁琐,他以个人名义承诺,会补偿不想退票的朋友,称日后还会照顾到退票的观众。他的这一举动也让粉丝大喊暖心。

今天,戏曲观众面还是很窄。这更要求戏曲人坚守传承文化的责任,秉承光大艺术的信念。2005年我接手安庆市黄梅戏二团,剧团更名为安庆再芬黄梅艺术剧院。当时的剧团工作人员都是一边在外面打工,一边做剧团的工作,剧团里早已没有了家的感觉。我想,得让大家有戏可演,有戏能演呀!我对内探索管理,对外积极拓展演出空间。当大家再度忙碌起来、振奋起来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担心:“常年不在一起练功、磨合,台上的戏怎么能演好呢?”于是,我要求剧院半年内不接演出,刻苦练功,回归经典和根柢。

改革是一门实干学问,也是一场价值观的较量。改革既触动利益也触碰灵魂、考验人性。漠视改革或许是因为恐惧未来,恐惧未来是因为不理解,不理解是因为不能理解或者不愿理解。20年前的沈阳五爱市场和10年前的三好街也不认为有一天会面临今天的挑战。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譬如学位点的撤销、专业的增减是教育供给侧的法则,体现的是质量和市场导向,但仍有人认为学校不顾老师饭碗“砍”专业。高考制度改革正在逐年完善,人民群众对高等教育的需求已经从“要上大学”走向“要上好大学”。照顾了少数人一两年的饭碗,可能贻误改革最佳时机,影响了大多数人更多年的饭碗。我们宁要“微词”,不要危机。不改革,学校和事业发展就会有危险。这不是危言耸听,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礁重重,不愿意做个体手术很可能要迎来集体葬礼。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没有永远保持原地的可能。

这是一份来之不易的成绩单。在全球治理面临空前挑战、世界经济又现疲态的背景下,中国经济6.6%的增速稳居世界前五大经济体首位,依然足够亮眼;人均GDP逼近1万美元、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6.5%,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1.7%、新兴工业产品如铁路客车、微波终端机增长超过一倍,网上零售额增长23.9%……这些数据彰显中国经济良好的基本面和应对压力的韧性和动力。

甘利明在与西村和文科相柴山昌彦等人事先沟通的过程中,着眼于参议院选举表示,“即使继续劝说,由于处在风口浪尖,只会是一个误解引发又一个误解。应该重新慎重讨论”。

随着文化消费多元化,黄梅戏和其他戏曲一样,演出市场渐趋萧条。到90年代中期,戏曲几乎没有市场了,舞台没有新观众,戏曲电视剧拍摄也减少了。突然间,大家发现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时代,有的戏曲人慢慢变得消沉。然而,我一直有一个强烈的信念:我要找回舞台。于是创作了一部原创大戏《徽州女人》。

(作者:封寿炎,系媒体评论员)

由于过去在体制上存在监管缺位,中国保险业在市、县两个区域基本处于监管真空状态,只有保险行业协会在发挥自律作用,但无法对保险市场乱象起到明显的遏制作用,导致保险机构与保险消费者之间的矛盾发展到相当尖锐的程度。

成人刷牙的正确方法:水平颤动拂刷法(改良Bass刷牙法)

改革开放后,重新恢复的安庆黄梅戏剧团,每个人都希望把一腔热血全部投入到黄梅戏事业上。这样的文化氛围让剧团所有人紧密联系在一起,每位成员都意识到“台前幕后,每一个人都很重要”。一台戏从来不是一个人唱的,即使成为主演,也还是需要一台人帮衬。

经过学校申报、各区推荐等流程,本市首批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达标学校昨日公布,累计426所学校榜上有名。

制定联系单,明确帮扶节点。始终践行“四个一”帮办服务机制,即“一个项目、一名领导、一套班子、一抓到底”。项目签约后,由企业帮扶中心制定联系单下发到投资商和相应招商部;招商部接到联系单后主动拟定项目建设计划或推进线路图,上报企业帮扶中心;企业帮扶中心进一步确定重要时间节点、明确帮扶责任并函告有关责任部门。2018年,苏滁园企业帮扶中心累计制定联系单60份。